柠檬布朗尼

不知名的小写手,螺旋上天攻略组同人组组长以及攻略校对

玻璃糖珠【双黑】

  双黑,不敢开始略带肉末

          玻璃糖症梗


        阳光顽强的穿过了厚厚的窗帘撒在不愿意和床分开的中原中也脸上,令中原中也还在睡梦中的脸皱起了眉头。



  “唔……青花鱼……走开……”



  中原中也睡梦中无意识的说着抱怨自己死敌太宰治的话语,右臂还举起在空中挥舞了几下。



  啪嗒——



  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板上,中原中也还有些迷惑的脑子瞬间清醒,穿着印有青花鱼的黑色睡衣直接从床上跳到大理石地板上,抽出放在枕头下面的木仓,直接对准声音传来的地方。



  空气寂静了许久,中原中也警惕着慢慢靠近,结果只发现了一颗天蓝色的像是玻璃球一样的东西。



  “…………就是这玩意打扰了我难得的假期?靠!”



  就算是中原中也这种脾气好的人也不免骂了一声,大清早难得的假期被一颗来历不明的玻璃珠子打扰了,也是会很生气的。



  打个电话让属下处理并且调查这颗莫名其妙的玻璃珠,中原中也恢复了刚才迷糊的状态,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就拉上了第二层反光窗帘,慢悠悠的趴回床上睡回笼觉了。



  出任务不如打宰,打宰不如睡觉。



  然后他发现事情貌似不对调了



  他手心又出现了五颗不一样的玻璃珠子,而且颜色都不一样。自己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事情如果在让它发生下去,自己会出什么大事情。



  “玻璃糖吗?”



  中原中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这种病,他的属下曾经有不少人得过这种病,据说是因为想一个人太久了,就很容易得这种病。



  想念?中原中也神情不悦,自己并没有“喜欢”过其他人,而身边少有的女性都是长辈以及伙伴,哪里会有什么爱。



  自己曾经拥有的心动早就毁在一场爆炸中了,连带着少年的期待。



  难倒……是自己最近想关于那条青花鱼的事情太久了,厌恶也成了这种病的寄托?



  那条青花鱼真是灾害,叛逃去了武装侦探社都不让人安生。



  烦躁的中原中也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就出了门,开着自己在原来的车爆炸后新买的轿车,开向港黑旗下的一家酒吧。



  中原中也暴躁的踹开门,站在门口看着闹哄哄的人群;原本热闹的酒吧一下子就鸦雀无声,而且中原中也扫视之处,无人敢抬着头。



  “老板,把我珍藏的玛歌拿出来”



  中原中也从门口走进来,气势恐怖;眼明人都知道今天中原中也今天心情不好,无人敢触他的霉头。



  带着低沉的气压,他直接走进了一个包间。



  “混蛋青花鱼!老子最讨厌你了……再来一杯,今天老子不醉不归!”



  明明才第三杯酒,中原中也却感觉自己早已醉的透彻。



  “滚开……太宰治……老子喜欢上男人都不会喜欢你!而且竟敢炸了我的爱车……”



  中原中也的脸颊通红,原本清明的双眼也变得水汪汪的。整个人趴在桌子上,自己盯着红酒杯里的红酒,还打了一个小酒嗝。



  半醉半醒之际,中原中也看到了太宰治,半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大,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拳打向记忆中的那个混蛋;却一个不小心变成了扑到太宰怀里。



  “太宰治!你个青花鱼!老子绝对……绝对……不喜欢你!”



  说这话的时候中原中也脸是红着的,说话也磕磕巴巴的,看起来十分没有可信度。

  

  然后中原中也就直接拽着太宰治衣领自己垫着脚吻上去了,太宰治特别淡定的回吻,就像这事情干了不止一次。

  

  太宰治拖着中原中也打车回到了中原中也的家,然后在指纹锁的认证处上按上自己的无名指,开门把中原中也运到卧室那张两人床上。

  

  自己把两人的衣裤褪下,看着中原中也有点清醒的眼神,慢慢压了上去;舔舐亲吻着中原中也的喉结,眼中有着满满的独占欲。

  

  中原中也在迷糊当中回想起了他们还是16岁的时候。

  

  16岁,正是对一切都好奇的时候,这包括了……男生特有的小秘密。

  

  “chuya~我们来试试?”

  

  这是一个对于16岁少年来说无法拒绝的诱惑,恰巧自己还偷喝了一点酒,于是水到渠成的发生。

  

  第二天,两人保守着这个秘密继续工作。

  

  反复如此,当中原中也以为这诡异的习惯会一直持续下去……

  

  太宰治叛逃了。

  

  这样的消息传来,并且还在他自己的车子上按了炸弹。

  

  少年曾经有那么一点点心动的感觉,破碎了。

  

  反正都只是各自床伴而已,所以这次也一样吧。

  

  第二天中原中也的手心不在出现玻璃珠,只是当天出现了一点碎末。

  

  就这样

  

  仅此而已


文豪野犬动物【双黑】

  可能有后续,带织田玩,双黑




        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发……不对,是又到了动物幼崽们上幼儿园的时候啦!



  文豪野犬幼儿园是动物界极少数的幼儿园之一。



  总之就是一些不负责任的动物家长们把孩子抛在这里去工作的地方。



  “青花鱼!!”还是幼崽的中原中也坐在地上生气的喊叫着,狮子尾巴一甩一甩的,平时被帽子遮住的狮子耳朵也显露出来。



  “青花鱼!我要……哎哎哎”中原中也突然被抱起,小胳膊在空中无助的划了几下,狮子耳朵也突然直立,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然后就被撸毛了。



  “织田作我好伤心!我也要!”太宰治看着织田助之作怀里被撸的失去敌意,还冒着泡泡的中原中也;瞬间把拿到手的帽子撇到一边,飞奔过来拽着织田助之作的衣角撒娇。



  “青花鱼这是我先来的!不许抢!”



  “蛞蝓你就不会懂得分享吗!”



  织田助之作看着炸毛的两个在吵关于谁先谁后的问题,不禁抽了抽嘴角。



  果然太宰治一遇上中原中也两人就会变成小孩子吵架啊……



  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啊……



  织田助之作坐在大沙发上一脸无奈的看着趴在自己腿上、冒着幸福泡泡的两只幼崽。



  坂口安吾路过看着这一幅场景,推了推眼镜表示



  织田作的撸猫……不是,撸毛技术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受到着两位魔王的欢迎。



  “织田作先生!我和芥川来找……哎?”中岛敦拉着芥川龙之介的手跑下楼梯,进入大厅。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被中岛敦这一打扰,瞬间清醒,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就又开始炸毛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啊!青花鱼你给我走开,这里是我的领地!”



  “居然在别人的地盘做标记,不亏是蛞蝓,连标记都充满了蛞蝓的气息!”



  “想吃什么?“织田助之作在他们吵架的时候淡淡的插嘴了一句



  “牛排!七分熟”



  “大螃蟹!”



  织田助之作淡定的揉了揉他们两个人头,撇下他们走向厨房,中岛敦在后面小跑着跟过去,留下看见太宰治就一脸崇拜的、尾巴直摇看起来像他家近亲的黑色小狼芥川龙之介“织田作先生!等等我”



  哒哒哒哒哒哒——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中原中也这三个小幼崽扒拉着门框自以为掩藏的很好在那里偷看织田助之作做饭。



  “出来吧……你们太明显了”



  织田助之作表示他们实在是太明显了,白色、黑色、橙色的三只幼崽团子扒拉这门框还时不时说今天的午饭是什么。



  够显眼的了,中岛敦这个打下手的都提醒好几次了。



  “织田作我要进厨房!”



  小狐狸太宰治第一个开口说话,心情超好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有什么鬼主意。

  

  “千万不要让青花鱼进厨房啊!”

  

  虽然是幼崽但是跟成年狮子有着差不多的挑剔味觉的中原中也立刻想起自己上一次太宰治把织田助之作做的饭和他自己做的饭调换导致中原中也差点住院的事情;中原中也表示胃疼。

  

  芥川龙之介一脸冷漠的在那里盯着织田助之作。

  

  “好了好了,你们都进来吧,不过太宰不许乱动,敦也去休息吧”

  

  就这样四个小幼崽团子安安分分的坐在了织田助之作专门给他们准备的小板凳上面,盯着织田助之作在做饭。


  啪嗒——

  

  中原中也打了一下太宰治的狐狸爪子,打断了他想往自己水杯里撒盐的行为。奶声奶气的跟太宰治吼到:“你想干什么嗷呜!”

  

  哎——还是这样了啊。

  

  织田助之作表示心酸。


如果织田作不存在

  略带双黑,if线,有刀子

        织田助之作是太宰治的友人,他的死也导致了太宰治加入侦探社。

  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但是如果织田助之作不存在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听说了吗?双黑屠杀了最近不听话在擅自贩卖“那个”的组织”

  “知道……港黑的干部两位,中原中也以及那位太宰治大人。”

  砰——轰隆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真是糟糕的一天,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绷带浪费装置又一次出任务!”中原中也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开了地下研究室的大门,恼怒的大声抱怨,同时用异能力把射向二人的子弹送回它们的主人那里去。

  “我也不想跟你搭档啊!感觉这一天都不会过得很好,充满了小矮子的蛞蝓气息!”太宰治的左脸被绷带缠绕,一如既往地,他的眼睛里没有高光,充满着世界的恶意,皱着眉头极度嫌弃的开口,走到中也边上。

  两人站在门口,彼此互相嫌弃的交流,就像平常不过的互怼;如果背景不是阴暗潮湿的地下研究所和保镖们的惨叫声。

  在解决了那些保镖和其他研究人员之后,两人穿着没有被迸溅上鲜血、整齐的衣服,高档的黑皮鞋,踏着由他们制造的“玫瑰”地毯,慢慢走向了坐在角落的地上瑟瑟发抖、脸上被恐惧与惊慌填满的被留下问话的研究人员。

  两人脸上挂着一模一样的恶意满满的笑容,中原中也抬起一只手,掐着比研究人员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匕首靠近研究人员的脖子,比划了几下。“说,研究资料在哪里?”

  那个研究人员在死亡和出卖组织之间思索了一下就指向暗门的方向,声音惊恐嘶哑:“在……在……在那里!别杀我!”

  中原中也收回手,冷眼看着陷入癫狂明显已经快疯掉的研究人员,在研究人员以为自己得救的时候,一刀刺进了胸口。

  “青花鱼走了!我才不想长时间和你待在一起!”中原中也扭头就走向暗门的位置。

  入眼是一大堆杂乱无章的文件,以及那个悬浮在房间中间的被特制玻璃盒子包围的红色晶体。

  “这就是森先生要的异能力结晶体〔天衣无缝〕?看起来挺漂亮的”太宰治直接拿起了那个盒子,放在手心里观察着;这个东西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的熟悉感。

  “青花鱼你别给我乱动!把这东西消除了我就杀了你!”

  “知道了知道了。”

  中原中也把重复的资料一把火烧掉,带着需要的资料和研究着手里晶体的太宰治走向大门口。

  在离开大门的一瞬间,太宰治突然看到了——

  一边是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少年,正和摘下脸上绷带穿着风衣、背靠着一个墓碑的自己说着什么。

  “这个人对太宰先生很重要吧”

  他看到另一个自己向他这边看过来,和那个少年说

  “是一个朋友”

  而另一边的画面是自己正在一个空旷的大厅里,抱着一个红头发的大叔神情悲伤。

  “织田作……”

  下一秒,画面就消失了,他没有停顿的和中原中也继续离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随手把晶体扔给在门口等待两人的芥川龙之介,坐进黑色轿车里,看着车子缓缓离开。

  太宰治眯起眼睛看着窗外不断退去的风景,突然笑出声。

  “青花鱼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早已被这黑暗吞噬了,无论怎样都无法脱身。

  “什么嘛,真讨厌,chuya~”

  无论那个人存不存在,对现在的我

  毫无意义而已。

  他读出了在那个画面里自己抱着那个红发大叔所说的名字

  “织田作”

  十六年后——

  港口黑手党干部、双黑之一的太宰治,

  于6月13日跳河自杀成功,享年39岁;葬礼由他的两位弟子,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主持。

  

  End.——

白虎的回忆【双黑】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哦不是,在那群魔乱舞的平安京时代。传说中的安倍晴明还有两位从未被记录过的强大式神。



  据说是身高一米九的凭借自身得到荒神认可的、掌管着重力与污浊的、和日本文学史上的其中一位诗人有着一模一样名字的猫又,中原中也。



  以及另一位传说中是黄泉的狐狸,却拥有天照的眷属的祝福的、可以消除别的妖怪法术的太宰治。



  这两位强大的存在在安倍晴明死后下落不明,在安倍家族里头也只是留着安倍晴明死前的一句话。



  “那两位会在家族出现危机的时候再次从高天原和地狱的边界出现。”



  如此,在安倍家族中,一直有着这两位的传说。



  居住在安倍家族祠堂的白虎妖——中岛敦表示



  “传说都是骗人的”



  在平安京时代,中岛敦是太宰治救回来的,在安倍晴明的庭院里他经常看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位大妖互怼,



  以及……自己被芥川龙之介追杀。



  中原中也是猫又,本体是一只有着乌黑光滑皮毛的蓝眼兽瞳的两尾猫又。但是化人之后就变成了身高一米六,头发是橘色的、蓝眼睛的存在。



  而太宰治是皮毛粗糙,特别扎人的黑毛红眼的九尾狐狸,的确是出生在地狱;因为友人而不在作恶的地狱之狐。

  

  这两位的关系中岛敦一直表示看不懂。

  

  “靠……青花鱼今天饶不了你!”中原中也穿着红黑色和服揉着腰从房间里出来,脖子上暴露在空气中的脖子还用点点红痕,而太宰治日常在庭院里的大樱花树上吊,而中岛敦在他上吊前看到了抓痕。

  

  要说是爱人关系也是不对。

  

  “我巴不得你去死,令人厌恶的青花鱼”

  

  “啊,令人作呕的小矮子气息”

  

  乒乓——轰隆隆——咔砰——

  

  “言灵·缚!”

  

  中岛敦看向这个月第n次毁坏的庭院,又扭头看向听声赶来的安倍晴明和芥川龙之介。

  

  这是死敌关系吧……

  

  中岛敦变成原型白虎趴在安倍祠堂院子里的大石头上,尾巴甩来甩去。眼睛闭着,晒着太阳,回忆着少时在安倍晴明庭院里的时光。

  

  被太宰治救起之后来到了安倍晴明的庭院,几乎在这之后的每一天每一天都是热闹的。

  

  太宰治先生和中原先生每一天每一天的互怼、自己和芥川每次相遇都尴尬的不行,甚至被追杀、连自己都没想到和庭院里众人瞎下注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会不会结婚,结果安倍晴明倒是暗地把他们坑出了婚契。

  

  安倍晴明死后,近十几年两人一起抹去了记忆,和以前已经转世的伙伴走向了现世。

  

  妖怪的一生何其漫长,自己熟悉的、自己看着长大的人类都渐渐离去。

  

  中岛敦懒懒的起身,睁开眼走向了祠堂的一个角落,继续趴着。

  

  白虎的身躯渐渐没了生息,在横滨的一家孤儿院,一个弃婴被放到了门口。

  

  许多年后——

  

  

  “那个,我看到你落水了,没事吧”

  

  

  新的故事开始了

  


白虎和青花鱼【宰敦】

  文豪野犬大学,横滨最著名的学园。培育出许多优秀的人才,是在上国际也占有一席之地的知名学府。



  由两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男士共同担任校长,一位是医药专家——森鸥外先生,以及一位文学家——福泽谕吉先生。校医是由另一位在医学界大名鼎鼎的“请君勿死”的医学圣手——与谢野晶子。



  他们对外招生的条件是,我们只收最有天赋的学生。



  当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太宰,去找隔壁港黑请先把自己的物品处理好,不要给你的同学添麻烦。”国木田独步看着太宰治跃跃欲试的准备拉着新入学的中岛敦去隔壁港黑社团添麻烦的样子毫不留情的破了一盆冷水。



  “哎?!国木田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风纪委员吗?”中岛敦表示自己刚刚被太宰治搞得很迷茫,而且在他的印象里风纪委员找不良麻烦几乎不存在。



  这个学园里一共有三大负责学校管理的组织;武侦风纪委、特务科学生会和港黑组



  港黑名义上是镇压不良集团的组织,实际上在理事长森鸥外的领头下变成不良集团的最高头目;与另一位理事长福泽谕吉带领的武侦风纪委行程了鲜明对比,这两大组织几乎是矛盾不断。而业务科学生会……就是一股清流。



  两大组织相处的方法是这样的



  修养生息——出事情——互掐——别人插脚——一致对外——和平



  特务科学生会是最和平的



  港黑武侦休息,它在干活、港黑武侦互怼,它还在干活、外人插脚,帮忙怼人加上干活、



  啊……真是辛苦了呢,特务科的诸位。



  国木田独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中岛敦:“太宰治是这么跟你说的吗……风纪委员”



  其实太宰治说的也没错,武侦名义上是风纪委员,但是实际上校园里地位是个和港黑差不多的组织。



  “敦!我们愉快的去工作吧!”趁着国木田独步没注意太宰治拉着中岛敦就跑出武侦的会议室,一溜烟的跑了。



  “哎哎哎哎哎喵?!!”/“太宰治你给我回来!”



  只留下中岛敦不明所以惊叫和国木田折断本月第二十支笔然后发出的咆哮的声音。



  太宰治拉着中岛敦愉快的来到之前布置好的专门给港黑准备的陷阱那里,直接把中岛敦拉到草丛里



  ——



  看谁怎么这么幸运呢。(草丛想歪的自觉站墙)



  至于姿势……



  太宰治趴在中岛敦上面,谁叫草丛太小,个子还都很高呢。



  …………………

      咔嚓——



  啪嗒——



  第一位幸运鹅,中原中也。



  虽然他用异能力和超高体术避开了接下来的陷阱,但由于操作不当……不幸中招。



  然后就是织田助之作、芥川龙之介等人了。



  港黑武侦关系毁于太宰。



  “青花鱼你给我滚出来!!!”



  “人虎!!!”

  

  “竟敢让芥川前辈如此!”

  

  “太宰啊……”

  

  我们就不提第二天太宰治和中岛敦联合被追杀了,甚至突然成暴涨状态的宰敦本了。


故人已乘白鹤去【织太】

 

织太预警不喜误入


     浓雾弥漫在这片土地上。



  太宰治站在迷雾之中,神色如常。衣服还湿漉漉的滴着水,看起来就像是又一次跳河失败被国木田独步救回的日常。



  太宰治的异能力并没有发动;的确,这里也不需要太宰治发动异能力。这里是佛教中的极乐净土,传说中的天堂。



  这里无罪又或者是某些特定之人所搭建的“乐园”,远离尘世喧嚣、远离黑暗腐朽、远离太阳可以把人灼烧的光亮以及无人可以救赎的恶意。这里是乐土,一切与尘世相似,星辰日月都是一样的;但又不一样,没有黑暗、暴力、没有人世间应有的恶意。



  迷雾渐渐的散去,露出了这片土地的真面目;在看到房子的时候,难得聪明冷静如太宰治也不免惊愕了几秒。



  一个相当眼熟带院子的两层楼的日式民居,而他自己正站在院子里,他的对面…………是坐在椅子上穿着浅色和服正在抽烟的在他的记忆里葬在某处的好友。



  “……织田……作?”



  太宰治说出了那个尘封已久不再提起的名字,声音带着疑惑和一点不敢置信。



  听到声音的织田助之作转过头,放下了手里的烟,一点惊愕都没有,只是声音里带着一丝丝迷惑:“啊……太宰你终于和人殉情成功了?”



  太宰治听到这话,凑到织田助之作的身边,发出了自己的吐槽;还不小心碰到了他:“织田作哎~我跟你讲我今天刚刚自杀到一半就来到这个地方了,真的好讨厌。”



  织田助之作明显的无语了:“太宰,这里是天堂……但是你居然没死就进来了,你怎么通过的安保系统。”



  乐园是已死之人可以进入的地区,太宰治的生人气息就跟一个大蛋糕,气味特别明显的那种似的。但是因为乐土的管理员超级愧疚的特意开出一大片空间给织田助之作,并且权限都给他了,所以乐土的管理系统并没有检测到太宰治这个超级大bug。



  太宰治看着织田助之作很认真的说:“我在跳河的时候,昏过去就来到这里了。……织田作。”



  太宰治的笑容渐渐消失,露出了在太宰治还在港黑时的表情。织田助之作明显的一愣,在他还没开口说话的时候,太宰治突然恢复了笑容和他不靠谱的语调:“真是的,织田作。这么大个房子有没有我的位置,这里看起来是个自杀的好地方~我貌似还看到了白鹤?”



  “啊……这里是乐土配给我的土地,跟以前的刀剑**里的本丸很像……”



  “织田作你居然还玩乙女游戏!?”



  “太宰你想多了吧……”



  不知过了好久,紫色的月亮已经高高挂在了天空上,柔和的月光照在花园里,太宰治坐在亭子里和织田助之作难得的再次喝酒,谈天说地。几只白鹤和不知道哪里来的狐狸聚集在正拿着烟的织田助之作的身边。



  突然太宰治的身影渐渐消失,但他完全没有惊慌。只是举起了酒杯说了这么一句



  “织田作……还真是受白鹤的欢迎呢……”



  织田助之作的花园和房子中有这不少的白鹤和鹤的图案;鹤有着长寿、吉祥以及幸福的象征。



  真是讽刺——



  “太宰治!!!!你知不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计划!!”



  太宰治从水底被人打捞起来,国木田独步拽着他的领子,对着他咆哮。



  “知道~不过好可惜啊~”



  当中岛敦多年以后问起他为什么在那天要惹怒国木田独步而且开始尝试各种自杀方法,太宰治也只是笑着说。

  

  “只是去拜访一个被白鹤带走的故人啦”

  

  虽然这句话并没有被中岛敦当真就是了。


我想出织田和中也!肝画了,十篇文准备中

日常瞎画积攒欧气,求贺月出货,感觉应该看得出来是中也的图……

后街女孩?不!是后街黑手党!

  群里点梗的文文


       后街女孩梗


       只是女装当明星不是变性✔


       纯属娱乐踩雷别看


       可能会有论坛体番外✔


————————


        “听说了吗?最近很火的那个横滨女孩?”



  “听说了听说了,哎哎哎,你喜欢谁啊,反正我是龙酱的罗生萌。”



  “我……我也是芥川大……芥川的粉丝。”



  “我可是有芥川酱的签名哦!”



  …………我能说我是芥川大人的属下吗



  某港黑成员瑟瑟发抖的想告诉对面那个芥川狂热粉的男人,你这样在我们港黑是会被罗生门吞的。



  自从森·港黑boss·计划提出者·是个魔鬼·鸥外提出这个想法,不仅自家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原中也惨遭魔手,连带着武装侦探社的中岛敦和太宰治也是如此。



  但是魔鬼本鬼还是有点良心的只是提出了“女装成女孩子不要被发现”的条件,而不是学习某·老夫也不是魔鬼直接送去泰国变性。我们还是要相信亚洲化妆术的效果。



  自此——令人闻风丧胆的港黑,画风开始诡异了起来。



  ……什么《在你的心上开一枪》、《污浊了的悲伤》、《罗生梦》、《永远的十二岁》、《我们一起喵喵喵》



  大佬我们这港黑还有救吗?首领萝莉控、尾崎干部喜欢打扮人、芥川大人痴汉太宰、中原干部这本来是正常人爱好之一唱歌也变成歌姬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治酱!今天有没有可爱的小姐姐和我去殉情啊?!”



  “芥川,晚好。”



  “中岛敦,你们好……喵”



  “呦西!有没有想我啊!”



  电视上播放着横滨女孩最近一场的演唱会,四位风格各异的美少女向着观众席打招呼。



  某港黑成员又不禁回想起那天不小心看到的场面。



  休息室——



  “好恶心……中也今天穿的裙子……令人想吐。”太宰治穿着男装懒散倚靠在换衣柜边上,弯下身子装作呕吐状。



  “太宰你穿上那身boss特意准备好的晚礼裙的样子也是彼此彼此”中原中也还没来的急换上男装,就开始怼太宰治。



  敦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瘫在休息室的高级订制皮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嘴里有一团白色不明物体正在飘出;脑子一片空白,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太宰治了。



  而芥川龙之介不在这里,他刚刚被森鸥外一个电话叫走出任务去了,走之前还明确威胁了一下门口名义上是港口公司的员工,实际上是自家属下的人。不允许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还有把太宰治的出的周边都买一份。



  某港黑成员,我们叫他小黑吧;



  小黑正在走廊里向休息室走去,他准备向中原中也报告一下最近货物的出售情况。



  走着走着对面就迎面而来一个褐红色头发的大叔,拦住了小黑。



  “嗯……能麻烦一下你把这个拿给太宰吗?”



  小黑以为是粉丝送的就点点头继续走了,只不过感觉这人看着好眼熟啊……



  终于走到了目的地,打开门……



  “对不起打扰了!”



  中原中也穿着女装和太宰治在地上扭打翻滚,然后中原中也占了上风,正得意的笑着,然后……小黑就进来了



  。



  两人都衣衫不整(打架),姿势也非常奇怪(打架)



  ……中原干部你竟然有这种爱好,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害怕。



  “兄弟?醒醒干什么呢?”



  边上那个花痴芥川龙之介的男人把手放在小黑面前晃了一下,试图换回小黑的神智。



  小黑看着电视里的横滨女孩们,沉默不语,眼神中死气沉沉,背景都换掉了。

  

  我们港黑真的还有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