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布朗尼

这里新萌写手,立下的flag说到做到

赤之花(中也bg文)

注意,本文中也和奈子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互相喜欢
可能ooc,不喜请撤出去
头一次写bg文见谅。
狗粮(可能)预警

————————————
【赤之花】……一种植物,宿主被寄生之后从人体吸收营养,从眼睛里开出花朵。被寄生的人会很快死去。无药可医,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被所爱之人憎恨。
——————————
“所以说……我被赤之花寄生了?”外表不过二十几的少女不在意地看着医生,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背后,如同上等血玉的眼睛里暗淡无光,语气平淡仿佛毫不在意。

——也只是仿佛而已 。

“so,我需要我所爱之人恨我吗?是需要亲口说出还是见面确认”少女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脖子上的天蓝宝石。这个动作出卖了她的紧张。

这个动作被医生收入眼底,心中了然

哪怕是再冷漠的人对与被所爱之人憎恨才能活下去也是会接受不了啊。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啊。

医生带着安慰语气开口,吐出来的语音并不是那么令人绝望:“只是要被所爱之人说出自己被憎恨心中有着负面情绪就好了……”

“——吱呀——咔哒”

少女起身离开椅子,轻关上门。离开房间,只留下一句极其小声的话语在房间里。

“…………非常感谢您,这件事情请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 语句的后半段极其小声没有任何人听见,也只有少女自己才能听见吧。

连少女都没有想到——赤之花的成长速度会那么快、那么严重。

“……嘶……好疼啊,我终于要死了呢,我爱他啊……”捂着双眼,试图缓解疼痛的少女苦涩的笑着。

眼睛受不住疼痛开始自动分泌眼泪。划过脸颊,溅落到房间的波斯地毯上。

实际上赤之花生长的过程对宿主的眼睛与身体会产生损伤和巨大的疼痛。那是一般人所承受不了的疼——钻心的疼痛。

但是作为一名优秀的黑手党,少女经过的疼痛可不止一次的比赤之花生长所带来的疼痛感要大的多。少女也有很多办法让自己所爱的人——中原中也,憎恨她。只是不想用而已啊。

爱——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呢。
——————————————
“啊啊啊……没有绷带了呢,又要去申请了……算了还是去买吧。”少女无奈万分。而少女的行头也发生了天翻地覆。

眼睛里已经有了花的图案,为了不被发现,少女像太宰治一样把皮肤缠上了绷带,唯一完好的脸把右眼缠上而另一个带上特质的美瞳。被中也开玩笑说是迷恋上那个行走的绷带浪费装置的行头了。

“追悼の鐘が鳴る 慈悲無き終の口付け。 ”手机铃声响起。少女接起电话,曾经白皙的手臂布满了青色的荆棘图案,看起来狰狞无比。

“喂?,这里是花音奈子,有什么事情吗?”

“奈子,我是中也。boss让我们去码头,快点。”

“……好的,我知道了”。

“嘟——”

电话了断,奈子匆匆忙忙掩盖好自己因为赤之花所出现的伤口赶往码头。

中也在那里等候多时,也不是什么多难的任务,只是负责交接货物。任务在即将完成时,他们被其他势力的人偷袭,中原中也也被围攻分身乏术,导致花音奈子为保护接头人挨了一枪。

“砰!噗呲!”

子弹打中花音奈子的肚子,人偶的刀斩碎了敌方偷袭者的身体,血液染红了人偶的衣服,也染红了花音奈子的衣服。

这是中原中也解决掉袭击他的敌人后所看到的场景。

花音奈子踉跄地走向中原中也,在临近昏迷前站在中原中也对面前。做出了她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向中原中也告白。

“中原中也,我,花音奈子喜欢你很久了!那么……”再见,我爱你。这是花音奈子咽下去的后半段。

既然快死了也就大胆的表白一下,算是满足一下自己临死前的心愿,如此想着花音奈子昏过去,倒在中原中也对肩上。

中原中也接住了花音奈子向总部走去,神色复杂,不知在想什么。

“我……讨厌你那种……举动”
————————————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靠在病床上的花音奈子的身上。花音奈子感到自己的赤之花已经解除。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如果忽视她手里紧紧攥着的被子的举动。

“咔哒——”

门被打开,花音奈子抬头看向来人,瞳孔一缩,惊讶的看着来人:“中原中也大人……您怎么来了?是要把我分到哪里还是说去审讯室?我自己可以去。”

中原中也随手拉来一个椅子坐下:“因为你对我告白的事情组织上下都知道了,boss并没有要对你做什么……”突然他顿了下,花音奈子不解的看向他。他扭头不去看奈子,声音里带着别扭:“然后……我……我来看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对!”

花音奈子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打的措手不及。她以为她告白失败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都做好心理准备被发配长期任务或者受刑,甚至死亡的时候如何处理了。

她低下头,泪水顺着脸颊掉落,打湿了被子:“谢谢你……chuya”

“唉唉唉!别哭啊!”

“没有啦!”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