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布朗尼

这里新萌写手,立下的flag说到做到

七夕刀子

梦境改编,可能ooc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天空乌云密布看起来仿佛就要下雨,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但很可笑的是今天——七夕。
  许许多多的情侣在今天约会,也有一些人在这个时间告白。各个商店也开始做活动,吸引情侣来购买,同时也吸引了不少单身的人来购买。
  一个几乎无人问津的小商店也在打着特价,橱窗里是一顶样式奇怪的绅士帽…… 似乎是没人相中它,就孤零零的放在那里,无数人路过了它也没人看它一眼。
  直到有个黑发青年在橱窗前停留,穿着黑色的上衣、白色裤子和卡其色的风衣,露出的手臂和脖子都缠上了绷带。
  他似乎对与在橱窗了看到这个帽子很惊讶,在他的印象里这应该属于那个人,他的死对头。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他进入了商店里面。
  “老板,这个帽子哪里来的?”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疑惑的向老板询问着那顶帽子的来历。
  老板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少年,解答了那顶款式特殊的帽子来历。
  “那个帽子啊……当时有个人找我订制了这个款式的帽子,好像穿着一套订制的西服?是个橙色头发的青年,大概160左右,他说麻烦了到时候打电话来取……然后他就再也没来了,可能是不要了吧。”老板回忆着当时那个时候,又看了一眼青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那个人还说要是有黑发男人,穿着黑色风衣来问就给他,不过貌似不是你,如果你要的话我给你拿出来。”
  说完老板就把那个帽子取出来了,帽子和青年死对头头上带着的帽子一模一样。
  “……我拿走了,我是他朋友,他永远都不会来取走了,那个小矮子的电话号是……”青年在听到这里之后,沉默了一会就打算把帽子拿走,他确定是那个小矮子的帽子了,带给他好了。
  青年带着帽子离开,走向热闹的人群之中,只不过他的背影看着很孤寂。
  青年打车来到这座城市里难得的树林附近,很安静的一片树林。向里走就是港黑名下的土地,这片安静的地方是历代港黑高级成员的墓地。这里戒备森严,但对青年来说也不过小菜一碟。
  青年躲开警卫,进入墓园,继续沿着石板小路行进。
  周边的景色从成片的墓碑渐渐变成了树林,而石板小路也变成了泥泞的土路。青年剥开自己眼前的树枝,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小片空地,以及在那里的一块墓碑。
  他走到那块墓碑前面凝视着它,半晌突然出声:“……没想到,蛞蝓你订的帽子最后居然跑到我这里了,实话实说你的品味真糟糕,帽子放在橱窗里都没人买,最后还是要我给你带。真是死了也要给我找麻烦啊……”
  说到这里青年的脸上似乎是流下眼泪,但他却笑着说:“不得不说你可真矮,如果不嫌弃我就把帽子送过去了,这次似乎终于能和人殉情了虽然很嫌弃你就是了。”就拿出刀割腕自杀,倒在了墓碑的旁边。
  青年睁开眼睛,入眼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房间里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慢慢的起身,巡视着周围。
  “砰——”
  “太宰治!你又给我添麻烦了!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就真死了!是芥川和敦把你送过来的!”
  “啊?国木田……是芥川他们救了我?我还以为我要殉情成功呢。”太宰治看向国木田,慢悠悠的吐出一句令国木田几乎再次炸毛的话语。
  “殉情!!!你又和谁殉情了!!人呢?!你还是在人家中原的墓前!!”国木田拽着太宰治的领子咆哮着。连随后而来的芥川和敦都有点震惊,而敦一脸震惊满脸写着【太宰先生这么什么操作】扭头就看向芥川 。
        “芥川……你”
  “没有,没有看到人和血迹” 敦刚问芥川就回答了他。而且事实也是如此。
 【回忆】
 芥川的任务刚完成,就打算去中也的墓那里看看。在快到墓碑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快速上前去看,就看到太宰先生倒在那里手里还握着中也的帽子。然后就把他送到了医院路上还遇到了人虎。
 【回忆完毕】
 后来太宰治出院了,一如既往的拉人自杀殉情,生活似乎没有变化。只是偶尔让人感觉到他很奇怪。
 他甚至结婚了,和一个橙发的女生。那个女孩子的性格很好,是传统的大和抚子。她对太宰的任何事情都是包容的,包括他让她穿男装以及他爱自杀的性子,虽然他碰都没碰过她。
 太宰治开始写书,写了不少书而且很出名,但似乎并没有几个人把作家太宰治和他联系起来。
  太宰治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生赢家,但谁也没想到在六月的19日,他终于完成了他一生最想完成的理想。
 太宰治的葬礼并不隆重,只有几个人来。侦探社的人、太宰治的妻子、坂口安吾、芥川和红叶。
 大家都很沉默,虽然平时看起来关系不好,但多少都有感情。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自杀而且特意躲过了所有人。
 在离场时,红叶特意抬头看了一眼太宰治的妻子,也示意芥川也看看。眼睛里复杂的情绪是太宰治的妻子所看不懂的:“放不下吗……果然是……该拦的拦,不该拦的就不要拦,知道了吗芥川。” 说完就和带着芥川离开了。
在黑手党的世界里,有这么一个传说,在港黑有一个干部爱上了自己的敌人,这是干部所意料不到的,但他选择了收手依旧把自己爱上的人视为敌人。在死之前干部对他所爱之人说“爱上你是我意料不到的,但也仅此而已。”
干部死后,他所爱的人试图为他殉情,但被人救下。找了一个和干部很像的人结婚当了替身却从来没有碰过她。他写下了自己的回忆出版成书。在最后的最后跳河自杀,和干部葬在了一起。
  也曾经有人问过港黑的人,但他们都是闭口不言……所以这也成了黑手党的一个未解之谜,那个干部到底是谁。

评论(4)

热度(12)